今日報刊
政務微群
今日報刊 欽州日報
  • 手機APP:
    欽州此刻
  • 微信公眾號:
    欽州發布
  • 新浪微博:
    欽州發布

踏春騎行八寨原鄉

微電影《尋夢》

靈城之歌:靈之城

尋找黃嬋

村佬二種屋

美麗欽州 宜居鄉村宣傳短片

專題專欄
更多

欽州新聞傳媒中心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

今日我主播

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——新時代 新作為 新篇章

征兵固防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書香欽州 > 正文

忘不了家鄉的老屋

時間:2019-06-14 11:13:13   來源:欽州日報      作者:官錫金   編輯:顏興

官錫金

時光如流水般沖刷了許多記憶和往事。然而,那些沖刷不掉的人和事卻永久地深藏在腦海里。一直在外讀書,直至工作、生活,很少回老家。這次回老家,看著老家的老屋,一幕幕往事模糊了我的雙眼……

我的家鄉,欽北區貴臺鎮一個偏僻的小山村,距離八寨溝景區只有幾公里,依山傍水,山清水秀。村子不算大,只有十幾戶人家近百人。我的老屋是兩座坐北朝南的瓦房,每座瓦房共五間房,上下兩層。聽我父親說,前座老屋是我爺爺上世紀四十年代建的,至今已有70多年的歷史了。后座老屋是父親和伯父在七十年代籌建的,也有將近50年的歷史。據父親說,建造老屋時,他和伯父自制泥磚和青瓦,再用竹排沿著江從上思運木材回來,肩挑人拉回到村邊,鋸成橫梁、木條、木板來建造,整整花費將近一年時間。老屋的墻根是用一些青磚砌成的“灌斗墻”,上面墻體是稻草泥磚砌成的,房頂上是用土窯燒制的青瓦。老屋兩層樓高,但是顯得低矮潮濕,屋內地板用黃泥巴拌上一些碎石頭鋪砌而成。

老屋的前座那時是我的十四、十五叔嬸居住的,后座是我家與伯父一家住的。我父親四兄弟,每家分得上下層四間房。這兩座老屋實際上就是我父親四兄弟的共同財產。

前后兩座老屋有兩個小庭院,用以石板、石頭鋪砌而成,庭院的東面有一個側門,門外空地上種滿了荔枝樹、楊桃樹、番桃樹、柚子樹、沙梨樹……春天,這些樹木開出了花兒,一簇一簇的和綠葉相襯,一陣風吹來,從遠處望去,那白的花、黃的花、紅的花,隨風在舞動,美麗極了。到了夏天,荔枝樹上掛滿了紅彤彤的荔枝,遠遠看去像一串串晶瑩發亮的紅寶石鑲在綠色的枝條上,又紅又艷的荔枝,一串串,一股清香撲鼻而來,沁人心脾,讓人直流口水。那時,我們偷偷支起梯子,爬上荔枝樹,摘下幾把荔枝,輕輕剝開果皮,看見晶瑩剔透的白嫩果肉。當你放進嘴里慢慢咬上一口,總會感覺香甜可口,清脆多汁,回味無窮。

我的童年就是在這兩座老屋和周邊的庭院里度過的,或爬樹摘果,或老鷹抓小雞,或捉迷藏,或跳皮筋,或玩泥巴……屋內院外灑下多少歡樂的笑聲,瘋狂的追逐酣暢的嬉戲,最后回家帶著的是滿頭大汗,也時常因此被父母親數落。

我家的廚房是在前座屋子的東側,廚房狹小、低矮簡陋,用青磚砌成的高高的灶臺曾是我初學做飯菜時練手的“基地”,端不動那個大鐵鍋,每每跑去隔壁叫堂哥幫忙,摸不著灶臺,腳下墊上小板凳,拿不著掛在灶臺上的油罐,就爬上灶臺再拿,柴火熏黑了墻壁、橫梁和瓦頂,廚房黑乎乎的,只有鍋碗瓢盆在時光里叮當作響。這也讓我想起兒時和姐姐、弟弟在廚房里爭搶白米鍋巴、豬油渣、豬油拌粥的情景,那種又脆又香的鍋巴、豬油渣和香噴噴的豬油拌粥,不由得讓我回味無窮……可是,就在這簡陋的老房里,我們一家人度過了一段艱苦而又充滿幸福的時光。

從我記事起,村里一直沒有人建過新房。由于父輩都是農民,父母親苦苦掙扎了很多年也沒能改善家里貧窮落后的狀況,只能維持生計。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,給農村生產生活帶來了良好發展機遇。雖然我父親只有初小文化,但是頭腦機靈、膽略過人、敢想敢干,改革開放后他就大膽走出農村,跑到防城港、東興、博白等地做起一些小生意,販賣水果、糯米、草席、桂圓肉、砧板等。當年父親的最大心愿,就是拼命掙錢給家里蓋起新房子,讓全家有一個更加舒適寬敞的地方居住。母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農村婦女,淳樸老實、勤勞能干、不怕辛苦,常年待在家里打理家庭,種田、養殖。

經過父母親的艱辛努力,省吃儉用,制磚燒窯,終于在1985年蓋起了一幢青磚紅瓦、鋼筋水泥的房子,于是我家搬出了老屋,住上了新房。再后來,我伯父、叔叔也都建起了自己的新樓房,相繼搬出了老屋。隨著年邁奶奶的離去,老屋早已沒有人居住了。由于風吹雨打,老屋房頂隔條、瓦片不時有掉落,屋頂時不時漏雨,像個風燭殘年的老人,顯得凄涼而孤寂,失去了往日的生機。

去年春節,帶著商議重建老屋的想法,我們同宗十兄弟又一次回家鄉,討論如何擇日規劃重建老屋的事情,讓老屋煥發新生機活力。那天,我輕輕地推開褪色斑斑的大門,站在老屋大門前抬頭凝望,屋頂上輕輕地染上了一片淡淡地黃,魚鱗斑的瓦溝里長滿了青苔、雜草。經受了幾十年風吹雨打,老屋已呈現斑駁、滄桑。老屋前座在一場大雨的澆灌下已經崩塌了一半,成片的泥磚從上面脫落下來,變成一堆厚厚的淤泥。屋頂多處漏雨,四周的墻壁斑駁陳舊,另一半沒有崩塌的瓦房也出現了幾道很大的裂縫,搖搖欲墜,有好幾處瓦片都已整塊剝離,露出老屋里的一團漆黑。每天的夕陽透過瓦頂、墻縫射到屋里來,形成一道絢麗的光束。厚厚的木門由于以前沒有上漆,早已發黃、發灰,布滿了忽淺忽深的裂紋,一副飽經滄桑的模樣,看著倒塌的老屋,心里有說不出的滋味。

清晨,透著陣陣涼爽的氣息,老屋后的那三四棵上百年的荔枝樹上幾只小鳥“嘰嘰喳喳”地叫個不停。站在荔枝樹高大濃密的樹冠下,那些曾經一起長大的歲月,頃刻間便浮現在眼前。

回想從前,每當放寒假回家,同宗十四個兄弟姐妹都搶著圍坐在老屋廳堂里邊烤火取暖,邊聽奶奶講過去的故事,記憶中的老屋里充滿了歡樂,洋溢著溫馨的氣氛。

而如今,奶奶離開了我們已20多年,我們也為了各自的生活奔跑著,唯有每年的春節或許清明節大家相約一起回家鄉老屋看看,尋找記憶中的一些故事。 


責任編輯:顏興

桂ICP備17008218號-1    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-4510720120001

主辦:欽州市廣播電視臺    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(AVSP):桂備2018002號

地址:欽州市麗橋街18號  辦公電話:0777-2856277  831086(傳真)  2839841(虛假新聞舉報)

廣西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
网球王子漫画